期货开户预约热线 13521216846

中国期货开户网LOGO

中国期货开户网LOGO

推荐阅读 | 《期货日报》社社长陈邦华:我与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故事

2019年10月11日 10:39

2019年10月11日 10:39

《》社社长陈邦华


我心目中的上海期货交易所历史,要比20载久远一些。一则上期所毕竟是由三所的人员、业务延续而来,二则我是三所合并前的期货跑口记者,对那段岁月有着别样的情愫。


1995-1997年间,我跑得多的是位于南苏州河的上海粮油交易所和曹杨路上的上海金属交易所。交易所总裁们对记者很热情、周到,比如贺涛、胡岳征等,记者进出总裁办公室几乎不费周章。他们也很市场化,对媒体工作比较支持。



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上海物贸大厦也常去。这里聚集着很多金属贸易商与期货机构,一些期货大佬也长期在此盘桓和操盘,各种信息也是在这里发酵后开始向外散发。


那几年,关注上海期货市场的媒体其实不少。除《》和《中国证券期货》外,中国证监会指定信披媒体如《中国证券报》、《中国改革报》、《金融时报》和《证券市场周刊》,地方媒体如《上海经济报》、《劳动报》、《新闻晨报》等,都有期货跑口记者,有些媒体还有固定的期货版面。


在上海驻站期间,结识了一些跑口记者。其中的一些同龄人,因为清理整顿行业低迷,后来职业多有变化。有的去了上市企业,有的去了基金公司……总之是离投资越来越近,日子也越来越好。


印象深刻的一次采访,是随胡岳征总赴沈阳冶炼厂验收交割品牌。沈冶是我国铜、铅、锌以及金、银主要生产基地,曾获国家金质奖章,他们的产品在LME也有注册。因为某种原因,他们的一个产品被上海金属交易所暂停了交割资格,这对他们冲击非常大。经过三个多月整改,他们向交易所提出了验收申请。这次随团采访,室外的冰天雪地、车间的热浪逼人、一堆堆的铝锭、一池池的电解铜、车间高耸的桥式起重机、布防森严的金库,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强烈的画面感,再也无法抹去。


后来,我也有随上海期货交易所领导到云南有色企业采访的经历,能留在脑海中的印记却不多。


1999年后,我回报社总部工作,与上期所的直接接触很少了,对她的了解主要是通过我们的报道和记者。在与上期所几届主要领导有限的接触中,能感受到他们的对事业的热忱与专业精神,在与期货从业者及投资者的交流中,能感到到他们对上期所合规建设的满意度。从创新业务往往选择上期所先行,可以感受到上层对交易所工作的肯定。从全球衍生品交易所成交量排名来看,上期所这几年都排在前列,其中上期所螺纹钢、镍、锌、热轧卷板分列全球金属期货及期权的第1、3、4、5位。


了解上期所还有一个重要渠道,就是他们定期给我寄送的《期货与金融衍生品》刊物。这份创办于2002年,定位为衍生品创新理论与实务研究、侧重学术性的内刊,这些年在增进国内外期货与金融衍生品领域研究力量的联系与合作,提升市场宣传层次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于我而言,他不仅是了解上期所的窗口,更是通过它了解世界衍生品市场的桥梁。


上海依靠得天独厚的金融背景、环境和条件,成为中国期货市场的主力军。上期所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已成为在亚太时区领先、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商品期货交易所,上海铜期货价格被视为世界铜市场三大定价中心报价之一。中国金融期货的开创,商品期货的国际化推动,其中都有上期所历史性的重大贡献。这几年,《》上海队伍不断壮大,事业不断发展,与上期所的市场建设也息息相关。


我们相信,以服务实体经济,用衍生品协助全球客户管理风险为使命的上期所,一定会在建设世界一流交易所道路上行稳致远,并和我国其他几家交易所一起,在推动中国成为全球大宗商品、金融资产定价中心和风险管理中心的建设上,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陈邦华,1994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共党员。现任《》社有限公司社长/总编辑

标签: 期货行业要闻 期货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