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手续费2018最低团购价:AA类期货公司全部品种只加1毛,ctp交易系统稳定、快速;A类期货公司加1分钱,活跃客户还可零佣金,行业最低手续费,点此查看详情.

国投安信期货:优质产能释放预期较强 动力煤上涨空间受限

2018年5月29日 07:59

2018年5月29日 07:59

   晋陕内蒙古地区优质产能释放预期较强



   煤炭保供稳价政策加码




   图为动力煤期货合约与市场煤的价格对比
   4月中下旬以来,动力煤市场一改前几个月的持续下跌走势,出现所谓“淡季不淡”的强势上涨行情,导火索是海关部门重新加强了对煤炭进口的限制,核心驱动力是沿海电厂日均耗煤量远高于往年同期带来的需求增加预期。不过,5月18日当周,市场不断传来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引导煤价回归以及电厂继续限价采购的消息,5月2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公布煤炭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举报方式的通知》,正式将政策因素从幕后推向台前,成为短期内影响动力煤市场运行的焦点问题。上周,动力煤期货主力1809合约应声大跌41.9元/吨至589.8元/吨。
   经过2016年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之后,国家发改委在推进煤炭行业去产能的同时不断强调“保供稳价”的重要性,并且从2017年开始通过先进产能释放、中长期合同、运输协调、最低和最高库存制度等措施,加强对煤炭市场价格的调控。
   在公布2018年煤炭行业去产能任务时,国家发改委就指出,2018年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重点是在“破”“立”“降”上下功夫:由总量性去产能转向系统性去产能、结构性优产能为主,大力破除无效低效供给,为优质产能更好发挥作用腾出市场空间;坚持破立结合、先立后破,培育发展优质产能;统筹做好煤炭去产能和保供应等工作,促进供需总体平衡和价格基本稳定。
   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的目的是化解过剩产能,虽然煤价止跌企稳是去产能之后的必然结果,但是过高的煤价会增加去产能的阻力。尤其2018年已经是供给侧改革的第三年,今年去产能的目标为1.5亿吨,与去年持平,但难度无疑比之前更大。前两年全国煤炭行业合计去产能5亿吨左右,那些资源枯竭或亏损严重的矿井基本都在前两年关停了。以目前的煤价推算,国内绝大部分在产矿井处于盈利状态。如果煤价上涨预期强烈,那么企业去产能的主动性将更加不足。
   近期,面对持续高位运行的煤炭价格,国家发改委计划采取更多的细化措施来加强对煤价的调控。先提出以下九项措施:一是增产量,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提高产能利用率,特别是晋陕内蒙古地区要力争日均增产30万吨以上;二是增产能,进一步完善和落实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等优惠政策,有序增加1亿吨优质产能;三是增运力,铁路车皮向长协、应急和绿色区间煤价资源倾斜;四是增长协,开展煤炭中长期合同履约信用核查;五是增发清洁能源,减少火力发电;六是调库存,在生产、消费和中转环节确定1亿吨左右的煤炭可调节库存,对铁路直供的发电企业适度降低存煤可用天数;七是减煤耗,对高耗煤企业实施需求侧管理;八是强监管,对违法违规炒作煤价、囤积居奇的行为坚决依法依规严厉查处;九是推联营,进一步推动煤电联营,支持上下游产业有机整合。其中,很多内容都已经在国家发改委4月9日发布的《2018年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中提及过,但此次增加产量和优质产能的措施落实到具体数量,按照330个工作日计算相当于晋陕内蒙古主产区要增加近1亿吨产量。
   据了解,上周又有更多措施计划跟进,包括新增2亿—3亿吨长协合同量,对高于20天的电厂适当降低库存到15天,规范年度、月度长协价格,探讨进口美国西佛尼吉亚州煤炭等。其中,规范年度、月度长协价格的举措一度引发市场争议,但笔者认为6月5500大卡动力煤月度长协价格大概率会调降至570元/吨以下,市场煤价格也将逐步走低。



   晋陕内蒙古煤炭产量增长概率大



   在上述众多措施中,增产量和增产能是国家发改委通过市场化机制调节煤价的最有效辅助手段。基于今年各部委以及地方政府对煤炭产能置换和煤炭优质产能释放的支持力度,笔者认为我国煤炭产能利用率或将继续提升,进而实现煤炭产量的增加。
   根据国家能源局2018年第3号公告,截至2017年12月底,我国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3907处,产能33.36亿吨/年;已核准(审批)、开工建设煤矿1156处,产能10.19亿吨/年,其中已建成、进入联合试运转的煤矿230处,产能3.57亿吨/年;未按法律法规规定取得核准(审批)和其他开工报建审批手续的建设煤矿、未取得相关证照的生产煤矿,不纳入公告范围。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17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原煤产量35.2亿吨,同比增加1.1亿吨,增长3.3%;煤炭产能利用率达68.2%,同比提高8.7个百分点。以此倒推,全国煤炭产能约51.6亿吨,比国家能源局公告多出约8亿吨产能,这部分煤矿在法律法规上属于不合规产能,但在煤炭市场上仍有一部分产量贡献。
   例如,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核准的两个新疆煤矿建设项目就曾经是未批先建的违规煤矿,2016年被叫停,在煤炭产能置换政策的支持下,才得以重启。如果2018年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能够变得活跃,那么一部分不合规产能将有可能转化为合规产能。这样,在完成1.5亿吨去产能任务的同时,我国实际煤炭产能利用率有望继续提升,进而保证原煤产量的增加。
   其中,晋陕内蒙古煤炭主产区将承担大部分增产任务,从去年的表现来看,笔者认为今年晋陕内蒙古原煤产量具备增长1亿吨以上的基础。
   2017年,晋陕内蒙古三省累计完成约23亿吨原煤产量,同比增长1.36亿吨,增幅6.3%。不论是同比绝对增量还是相对增幅,晋陕内蒙古三省都超过了全国合计水平,这使得晋陕内蒙古三省原煤产量在全国总产量中的占比扩大了2.5个百分比至66.8%,接近2012年67%的历史最高水平。煤炭行业去产能主要集中在晋陕内蒙古以外的非煤炭主产区,而优质产能主要集中在晋陕内蒙古主产区,晋陕内蒙古原煤产量受去产能政策的冲击将较小。
   2016—2017年煤炭产能置换工作进展相对缓慢,优质煤炭产能并没有得到充分释放,预计2018年煤炭产能置换和优质煤炭产能投放将取得实际进展,那么晋陕内蒙古原煤产量实现日均增产30万吨以上的概率将很大。




   图为全国月度原煤产量




   煤炭铁路运输是保供的关键



   全国煤炭生产集中度提高的弊端在于煤炭资源区域不平衡的矛盾将再度出现,煤炭外运成为保障下游煤炭供应的关键环节。晋陕内蒙古煤炭主产区地处我国西北内陆,而煤炭主销区地处我国中东部沿海。西煤东运、北煤南运是我国煤炭贸易的主要流向,铁路直达、铁水联运是我国煤炭运输的主要方式。尤其是在公路超载运输被严管和汽运煤禁止进入港口之后,大约2.3亿吨的公路运输煤炭要转向铁路运输,进一步增加了铁路运力的压力。
   2017年全国铁路煤炭发运量21.55亿吨,同比增加13.3%。2018年国家已积极计划增加1.5亿—2亿吨的铁路运力,大部分落实在西煤东运的沿线,新增运力的任务分配大致如下:大秦线2000万吨、蒙冀线3000万吨、神朔—朔黄线2000万吨、瓦日线3000万吨。据市场调研,目前看,仅蒙冀线基本可以完成新增任务,大秦线能完成一定比例新增任务,瓦日线由于综合运输成本偏高增量几乎无法完成,神朔—朔黄线也难有计划增量。预计2018年铁路运力将进一步提升,但仍会存在阶段性瓶颈。
   从2017年推行煤炭中长期合同以来,铁路运力资源就优先保障长协煤的发运,主要铁路线长协发运量基本在70%以上,达到90%比例的也不在少数。当煤炭消费旺季来临,铁路运力遭遇阶段性瓶颈时,市场煤外运受影响程度将会更加突出,这可能拉大市场煤与长协煤之间的价差。



   图为动力煤分行业月度消费量




  发电企业对高价煤的接受度较低



   动力煤的下游需求60%是电力行业,7%是建材行业,6%是化工行业,5%是冶金行业。其中,目前利润较好的行业是水泥制造(建材),高利润可能使水泥企业成为采购高价市场煤的主要群体,但是水泥业利润大幅回升的驱动力主要来自供给侧的限产,而限产将制约水泥行业耗煤量的增长。可以看到近几年,建材行业的动力煤消费量基本都是负增长,耗煤量增长较为稳定的行业是利润被大幅压缩的电力行业。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是“三去一降一补”,其中,降低电力价格是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的重要一环。2013年以来,根据煤电联动机制,全国燃煤发电企业平均上网电价曾持续下调,由于煤电联动参考的是上一年度电煤价格,因此在煤价止跌企稳的2016年,全国依旧调降过燃煤发电机组标杆上网电价。2017年,为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国家发改委取消向发电企业征收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腾出的电价空间用于提高燃煤电厂标杆电价,全国20多个省份根据各自情况分别提高了燃煤发电机组标杆上网电价0.14—2.28分/千瓦时不等,但与此同时,销售电价继续被下调,以降低工商企业的电费支出。



   图为发电量当月同比增速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提到要降低企业用能成本,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表示通过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使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尽管表面上降电价的重任主要落在电网企业肩上,但是发电企业想通过煤电联动机制来提高上网电价也会面临重重阻力,因为销售电价降低和上网电价提高将会更大幅度地压缩电网企业的利润空间。显然,煤价过高不符合降低企业用能成本的目标要求。
   在钢铁、煤炭行业实施供给侧改革以来,煤炭价格和钢材价格均有显著上涨,国内大部分钢铁、煤炭企业的利润状况都有显著改善,炼钢利润的丰厚使得钢铁企业更容易接受原材料成本的上涨,而发电企业面临无法提高上网电价的尴尬境地,只能被动接受原材料价格的波动,对于高价煤的接受度较低。
   不过,在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基本稳定的背景下,2018年我国电力行业耗煤量大概率维持正增长。虽然电企无法容忍过高的煤价,但是当煤价大幅下跌之后,电企采购需求将是支撑煤价低位回升的最主要因素。
   综上所述,国家发改委加码煤炭市场保供稳价调控政策,将令动力煤价格区间振荡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投资者可把握波段式交易机会。短期内郑煤期货1809合约在急跌之后遭遇多头资金抄底,但后市振荡下行概率大,550元/吨一线有支撑。

标签:无

微信扫描下图直接添加好友,AA类公司全部品种只加1毛钱,最低零佣金,期货公司官网直接开户,行业最低!推荐!